不周

【梦间集】【圣火屠龙】乱我心者

又入了新的冷cp呢_(:з」∠)_

没jj复健中:

【私设如山,时间线混乱】


1


     屠龙说起最多的,一是武,二是酒,三是江湖。


     与最强的人比武,喝最好的酒,浪迹最快意的江湖。人生如此,便别无所求。


     江湖……与他对饮者摩挲酒杯。明明不可饮不可汲,为什么要叫江湖?


     屠龙不假思索,所谓江湖,自然取其风波浪荡之意。有浅滩急流,险湍恶涛,也有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太平顺则不可以称江湖,太拘促也不可以称江湖。嬉笑怒骂,恩怨情仇,世间百像,倒映其中,便是江湖了。


     对饮者沉吟,所以你受伤,也是因为这江湖了?


     屠龙叹气,不错。


     等你伤好以后,也是要回到江湖中了?


     这个自然。屠龙见对面不以为然的模样,忍不住道,倒是你,明明功夫不错,为什么要隐居在这荒无人烟的雪山里?不如和我一同下山,闯荡一番,才不负这大好人生。


     对饮者摇头,没什么意思。何况照你的说法,我救了你,已经是入了你这江湖了。还是说 ……他眸光半抬,似笑非笑,屠龙小弟舍不得我?


     屠龙到嘴的酒都差点没喷出来,怒气冲冲地一拍桌子,不要这么恶心兮兮地叫我!等我伤好以后,与你比试一场,看你还叫不叫的出来!


     不要。对饮者微笑,眼角轻佻,我可以同你喝酒,但是打打杀杀的嘛,还是免了。


2


     屠龙眼见一根黑中泛赤、非金非玉的奇形兵器沉甸甸地击中敌人后心,而那个宣称不喜欢打打杀杀的人如神兵天降般加入战局。在迅速收拾完战场后,虎头与分水峨眉两个小家伙已经齐齐欢呼一声去搜刮新奇的战利品,而刚刚从桃花岛脱身的失忆之人见到来者,意外中难掩喜悦。


     黑衣红袍的男子微笑着与众人打招呼,及到屠龙,他则无声地做了一个口型,分明的“屠龙小弟”四字。


     屠龙哼了一声,你不是觉得山下无聊么。


     圣火眨眨眼睛,可是山下有你啊。见屠龙眉头一扬便要发作,他笑出声来。罢了,不逗你了。上次你们到昆仑山来时,遇见山间有条蛇,有只燕子。我原本不知道自己有这样的邻居,那条蛇整天琢磨着天下第一,也不知道我的存在。现在好了,三天两头遇到,要与我一争高下。我实在不胜其烦,干脆出来避一避,也算如你所说,闯荡江湖。


     江湖。饮不尽的酒,拋不完的泪,斩不断的情。


     屠龙冷眼看圣火如同虎头和分水峨眉一般,仿佛初入中原,对许多事懵然无知的模样,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骗谁呢,明明不是第一次。


     明明并非第一次,却因为那莫名其妙的体贴,和莫名其妙的恶趣味,从头演过一遍,逗人心欢。


     真是,莫名其妙啊。


3


     击破昆仑山魍魉王后,屠龙与同曾为明教护教法王的白虹巧遇。多年故友,久别重逢,当浮一大白。


     怎么,你不知前教主就住在光明顶上?酒过三巡,问到屠龙此次前来是否探访明教前教主却得到否定答案,白虹不禁讶然。他想了想又叹道,也难怪你不记得了,你常年在江湖游荡,不怎么在教中,加上前教主又深居浅出。不过你少年时初入明教,是前教主为你执的浴火之礼,还称赞你是百年来第一个经受得住圣火淬炼的俊才,这你总不会忘记罢。


     不是第一次。


     屠龙突然记起圣火曾说过的这句。


     他与倚天首次对决时,二人双双被小人以阴险伎俩所害,身负重伤,而他被圣火救下。他因体质特殊,需自火中疗炼复原,浴火重生,当时多亏圣火为他护法。而见他终于从火中长身而起时,圣火一脸似笑非笑,轻飘飘地道,不是第一次了。


     什么不是第一次?他听得不真切,不禁问道。


     没什么。那一瞬间语气的冷淡,下一刻便被圣火带笑的嘴角冲淡,如同错觉。


4


     屠龙!听得倚天一声怒喝,屠龙心下一惊,侧头要避过流银般汹汹泻下的一剑,却已来不及,只得反手用刀架住。幸亏倚天剑身微侧,以刀剑背相击,否则这样刃口相撞,又是一场事故。


     倚天皱眉瞪着屠龙,收剑入鞘。你分心了,这样得胜没什么意思,也罢,你既然这么想喝酒,还是和他们去吧。


     屠龙一时张口结舌,又不能说不是酒的缘故。倚天继续道,最近圣火叫你小弟时,你都没有什么反应,我本以为你已经上了一层境界,不想还是老样子。


     屠龙哼声,不就是什么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明月照大江么。


     他与倚天虽同父所出,但父亲颇不着调,加上幼时便分离,各自流落一方,性格也是迥异,一动一静,一热一冷,一急一徐。虽在追求武道上一样痴迷,但终究走的是两条路子。


     倚天冷道,你仍然为外物所扰,如今不是风动,不是幡动,是心动。语罢飘然而去。


     屠龙扬眉,懒得去琢磨倚天的机锋,拎刀返回厅内。屋里酒香蔓延,有几个已经醉得东倒西歪。他们刚刚打破又一面引魂镜,肆虐天下的魍魉之灾即将被遏止。为了庆功也为了鼓舞士气,那异域贵公子千金沽酒,买来当地最为有名的龙涎烧,一同不醉不归。


     越女不胜酒力却又爱喝,脸颊烧得绯红,被圣火逗得咯咯直笑。圣火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执杯,我就喜欢听你笑,江南叶底黄莺语——是这样说的吧?越女赧然,圣火大哥,不要打趣我。


     屠龙将刀靠在桌边,立马横刀地落座,一边斟酒,一边嗤声道,你对谁都是这样么。


     怎么,屠龙小弟,吃醋了?


     哼,没这闲心。


     咚地一声,越女转眼醉倒在桌,圣火及时从她手中抢救下还有一半酒的杯子。窗外夜空映在杯中,一痕指甲般的月的影子,他异色的瞳中眼波流转,轻叹道,这月色还是与百年前一样啊……


     屠龙脱口便想要圣火省省那套月下美人的把戏,扬首时却看到半边侧脸和猫一样金色的眼睛,淡淡的悲伤和微微的怀念一闪而过,不禁愣住。


     从来不是风动,不是幡动,是心动。


5


     明教昔年鼎盛时,钟鸣香袅,教众如云,明教教主金饰玉带,锦服华袍,在美人珠翠环绕之中,左右使和护法簇拥之下,只记得一片辉煌中比烛火和衣饰还要耀眼的金色瞳孔光华璀璨。


     屠龙明明是在被追杀之际夜闯明教,但他自出世不久便为流言所扰,当时已身经百战,更兼初生牛犊不畏虎,在教主笑问尔有何能时悍然答道,此身至坚,不惧火炼,不出十年,必将拿下武林至尊之名。教主朗朗长笑,拂衣而起,道,那就让我试试你的至坚。


     屠龙原本以为这华贵的教主不过是个养尊处优的草包,比不上自己历经杀伐,谁知教主面对他的汹汹来势举重若轻,静如渊渟岳峙,动如雷叱电咤,熊熊烈火中焰色飞溢,所谓武之极道,惊才绝艳,一见而为之心折。


     只是屠龙当时年轻气盛,想着除了倚天未可逢敌手,心气激荡下便要使出不要命的打法,教主应该是察觉了他的念头,即刻收手,说是自己太久没动武,这就累了,只叫他去受明教圣火试炼,而原本就是从炉心火中降生的屠龙自然无所畏惧。教主当即授与他护教法王之位,便飘然而去。


6


     最后一面引魂镜前,又是什么古怪的祭坛阵法,需要阴阳刚柔四属的功夫同时破坏,才能生效。分别前前圣火又言笑晏晏地索取祝福之吻,屠龙居然坦然道,行啊,在其余众人瞪脱一地眼珠子的目光中走向圣火。


    圣火只诧异了一瞬,随即兴味盎然地侧头等着屠龙走近,眼中异色流转。屠龙咬牙凑近,心中暗暗发狠道看谁演得过谁,眼看着近到连圣火的睫毛根数都能数得一清二楚了,终于圣火将头微微一倾,笑着退开,屠龙小弟,太勉强的吻我可不要,祝福效果会打折扣的。不等屠龙答话,圣火便转身招呼已经呆若木鸡的无剑,耳垂上沉甸甸的金坠划出一道弧光,滴溜溜地映着太阳,直晃眼睛。


     屠龙长舒一口气,这才发觉自己从凑近开始就一直憋着气,这时竟有些不知道是松了一口气多些,还是为圣火那句话叹气多些。


     不过……屠龙皱眉看远去的队伍里玄铁拍着圣火的肩膀对圣火令说了句什么,圣火笑眯眯地答了句什么,然后玄铁很响亮地咳嗽了一声。屠龙想着,以前没发现圣火的睫毛那么长啊,简直像个姑娘。


7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屠龙从他人口中得知明教教主原来曾与自己有相似经历,因身怀乾坤大挪移的功法被有心人中伤是妖术,而他是魔头,一边追杀,一边想要夺取修习之法。因此教主退居昆仑,与游历时结识的一群友人创立中土明教。


     只是江湖风波恶,屠龙为号令天下的流言所累,又为了寻找倚天,被迫屡次离开昆仑踏足中原,而明教先有教主更迭,又在他被困冰火岛时发生了围剿光明顶之战,偌大明教就此凋敝,前教主已孤鸿游影,不知所踪,竟是再也不曾见到。


     屈指算来,也许将有百年。


     焚我残躯,熊熊圣火。生亦何欢,死亦何苦。


     屠龙当年从未细想过这明教教义是何用意。


8


     你在躲着我?


     圣火侧了侧头,哪里有。


     演武场上木剑和无剑正过招,无不可为剑与无可为剑,日影纵横,高手相对,煞是好看。


     屠龙不看圣火,只盯着演武场,背书一般道,自从那天之后,总觉得你变得有些古怪。那次是我冒进,如果吓到你了,抱歉。


     圣火一脸愕然,随即哑然失笑,你怎么冒进了?谁要你来的?


     屠龙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玄铁。他酝酿了一下,又道,我的确恼你言行轻浮,想要你受点教训,但我那日行为实在不够光明正大——


     不是。圣火打断他道。


     ……什么不是?


     圣火叹气,再也没有比你更光明正大的了。我也并非举止失常,只是……我有真心喜欢的人,而我刚刚发现他也喜欢我。为了让他安心,我决定认真一点。


      屠龙怔住,半晌方道,你也有今天。


      是啊。圣火略微低头,不过我喜欢的人,对于感情这方面有点不太灵光,我不知道他何时才能明白过来。


     屠龙低声道,如果他明白不过来呢。


     我会等他。一直等他。


9


     曾经有一个少年,在重重包围之下依然放言,武林至尊,宝刀屠龙,号令天下,莫敢不从,这句话是假的,但他会让它变成真的,他会成为武林至尊。


     少年在江湖遨游。雪莲开了又谢,魔教变成明教又变回魔教,光明之巅始终是皑皑白雪。飞鹰带回了重伤的少年——少年已成为青年,一样的狂傲,一样的放肆,只是将永远带着那道被背叛的伤疤。


     这个青年现在正站在他面前,脸红如焰,却强自镇定道,一百年的时间,如果你喜欢的那个人还明白不过来,我会向你证明我比他更好,如果你愿意——


     圣火长长地叹了口气。他指节轻敲在桌面,开始讲述,曾经有一个少年……


     一语既毕,屠龙坐立难安得像是恨不得地上裂一条大缝将自己吞下去。半晌,才声如蚊蚋含糊道,所以……我……你……


     圣火笑吟吟道,你要说明白点啊,我中原话不好。


     屠龙狠狠瞪了他一眼,少来。你明明一直都知道,我还以为……你又不肯与我比试。哪怕只提到只言片语,我也能够想起来。


     中土明教本只是我怀念故土创造的幻境,何况它已不复昔日盛景。你既然不记得了,我又何必再提。圣火低垂眼睫,而且我都说了,会一直等的。


     明明知道故意是引他愧疚的姿态,屠龙却还是止不住有点惭愧。他伸出手脱下了圣火的手套,波斯的贵公子双手终日带着火焰,未免伤人,不得不无时无刻以防火的皮革覆盖。


     这是扑火,但他可不是什么飞蛾。


     想清楚了?


     屠龙气势万钧地点头。


     不会后悔?


     屠龙伸手揪住圣火衣领,少废话,便侧头吻了上去,因为太急牙齿都仿佛短兵相接似的撞在一起,圣火撒娇一般地低低痛呼一声,却还是任屠龙毫无章法地乱吻一气,时不时略微探舌勾他唇角,双手则从敞开的衣襟抚摸着肌肉纹理,掌心滚烫地贴住后腰,令屠龙浑身热气上蹿,脊椎发麻。


     终于屠龙停下吻来喘口气,圣火跟他抵着额头,眨眼笑道,以前亲过吗?


     屠龙脸红得几乎和衣服一个颜色了,故意粗声粗气地道,当然。


     圣火眨眨眼睛,是不是因为太差劲所以不要你了。勾起的嘴唇渐渐贴上,没关系,我不嫌弃你。


     闭嘴。屠龙口气狼狈又凶狠。


     也算是一场比试,不过是在唇舌之地,床笫之间。屠龙不得不承认这次自己输得彻彻底底。


10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 ,今日之日多烦忧。


End.


【我不管!雷就雷!谁也不许拦我写攻撒娇!】

评论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