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周

【盾冬】璀星 篇十四-完结篇(ABO设定 一对表兄弟的甜言蜜爱)

F局长: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Bucky?”


耳边再次响起扣门声,他忍住抽噎,用指头搓了搓肿到快睁不开的眼睛。


“Bucky,你真的不想同Steve说告别么?”Thomas轻轻推开门,从门缝里偷瞧他,然后发出无可奈何地叹息。


“Steve在等你甜心,”他的Omega父亲走进来,将他的棕发捋到脑门后头去,“这样可不漂亮,你想给Steve留个好印象对么?”


他只是咬紧嘴唇用力点头,于是Thomas轻柔地抱起他,用毛巾绞了水重新替他细细擦过脸庞才满意,“现在去同你的表兄告别吧,我的小男子汉。”


 


因为是Steve留在雪国的最后一天,所以Thomas再不准他穿着那些灰扑扑的棉质外套跑来跑去了。Bucky一早就被父亲从床上拖起,认真装扮成小绅士的模样,浅色西装配了衬衫,还用黑色细绸带精心打了领结。而Curtis也临时请了更多侍从准备午餐,吐司片被早早烤出来,刷上蜂蜜和炼乳,热腾腾的烤蛋上洒了葱花,新鲜的芦笋和味道鲜美的羊杂汤放在一块儿,是堪比节日庆典的丰盛餐点,但是Bucky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因为午餐过后,Steve就立刻要坐着第一班列车回到城邦去。


 


“到这儿来Bucky。”


Curtis已在客厅等待一段时间,军士官特地告了假,护送Steve回城的第一段行程,对哭到眼睛变作核桃的儿子苦恼大于疼惜。


从知道Steve将要在本周离开的那天开始,Bucky已经哭了好几场。第一回是半夜偷偷抱着被子,口水和眼泪糊了一大滩,Thomas只得整晚搂着他入睡作为安慰。


紧接着是开始为Steve打包行李时,Bucky奉献出“大半家当”,有Thor为他用兽骨制作的小小笛子,睡觉时要搂住的小布熊,就连Curtis生日时送的全套兵人玩偶也被拿来讨好“自己的Omega”,边用短短胖胖的手塞进Steve的旅行箱,眼泪也哗啦啦地全部抛洒进去,将Thomas前一晚才洗晒好的衣裤又弄湿,险些换来新一顿揍。


而出发前的最后一夜,必定是要抱着Steve入睡才行,但是不知怎么睡到半夜想到分离的苦楚又开始嚎啕大哭,口水和眼泪涂了表兄整脸。被吵醒的Thomas好气又好笑,抱着他在走廊来回踱步,“你是我见过流泪最多的Alpha,怎么办,我担心你的Omega会对你失望。”


Bucky瞥一眼同样被自己吵醒、神情困顿的表兄,卖力绷住腮帮,奈何平时都有用的激将法今日也不行,他的眼泪还是不停地从眼眶里涌出来,将下巴和脖子全部打湿。


Curtis忙在一旁增加砝码,“明年的夏天送你去城邦和Steve一起度夏。”


“到时你的个头一定会更高些,脸蛋也会更英俊——”Thomas配合地诱惑他。


“Steve就一定会更喜欢你。”军士官从来就不擅长哄人,自己的Omega尚且无法彻底抚慰,哄起儿子来使出全力,也只讲得出干巴巴的一两句。


幸而Bucky得到这样的保证,感觉略略好一些,又因为白天实在劳累才终于迷迷瞪瞪地睡着了。


 


然而在那么多次的预演过后,待到真正的别离时刻,他的眼泪还是如期而至,给表兄留一个好印象的愿景彻底破碎。


 


“Bucky——我保证会回来看你。”Steve今日也被Thomas打扮一番,穿的是蓝色的短袖衬衫配了白色西裤,金色的头发抹了一点点发油,刘海贴在额头。他的表兄也没有哭泣,相比自己时时失控的泪腺,明明身体更孱弱的Steve却能体现出坚强来。


Steve只是用冰凉的指头抹去他的泪珠,“我答应你,我承诺——”


他奋力点头,才张嘴又因为憋泪太久抽噎了一大口气,“别忘了我,Steve。”


Steve严肃地摇头,“你会忘了我么Bucky?”


“永远不会。”


“那我也是一样。”Steve踮起脚,抚摸他卷曲的发丝和脸颊,“我记得你说过的每一句话,你也不要忘了才好。”


他再次卖力点头,仿佛这力度可以将承诺在心间刻的更深些。然而两人努力握紧的手终于不得不分开,Thomas将他抱起来,Steve则被Curtis牵走,于Bucky来说,最魂牵梦萦的那一夏终将落下帷幕。


 


“你在想什么?”


Steve的胸腔因开口说话而细微震颤,他扭了扭脑袋,重新调整到最舒坦的姿态。


“你在想什么Bucky?”Steve再次问他,指头从他的脖颈后绕上来,戳了戳他的脸颊。


“我在想你的不守承诺。”他的额头正抵着Steve的下巴,使得相触的那块小小肌肤有些发烫,“你承诺会回来雪国,但是并没有——是我去的城邦。”念叨到此处,Bucky的心中就免不了浮上委屈,酸酸胀胀地将胸腔填满。


可是Steve知道怎么对付他,金发的Alpha微微托起他的下巴,轻柔地偷得一个吻,“我原本想加入雪国的军队,我想那样就一定可以见到你,并且穿着你喜欢的军服,我没告诉过你么?”


Bucky认真地回想随后晃动脑袋,“从没,你从没同我说过这个。”


Steve收紧了箍住他腰的手臂,语调自然,“我以为我说过,我记得拍过电报。”


“Steve——”他不满地捏了下表兄的手臂,“你从没给我发过任何电报!”


“原来如此——”Steve很快接下去,“我以为原本是应该有电报的,因为有人也曾经答应过我,会写信或者拍电报,可是我从没收到过,你说这些信都去哪儿了呢?”


Bucky的气焰瞬间瘪下去,心虚地将脑袋埋回Alpha的胸膛示弱,“我只是担心你失望...我不是个Alpha....”


Steve亲吻他的发旋,只一个吻就足够带走他所有的不安,“你不是个Alpha,可是你是James,我也永远不会对你失望。”


“从一开始?”


“没错,从你还是个能一天哭三次的小泪包开始,”Steve轻笑,握住他已经举起来的拳头,“那时候我总想,这该怎么办呢?我的James真是水做的——我要怎么才能止住他的眼泪呢?我要把所有的衣服都拿来给他擦眼泪和鼻涕了,但是就算如此,我也心甘情愿。”


Bucky的脸庞再次不争气的泛起红晕,连带眼皮也沉起来并且发烫,昏昏沉沉地意识到他居然连最后一处胜过表兄的地方都没了——他在Steve怀里动了动,用手捂住脸,“你也同那些大兵们学坏了,整日讲这些俏皮话。”


Steve顿了顿才作答,“可是也只对你说——”


“你——?!”


“这是一句诚实的俏皮话。”他的表兄认真补充,然后绽开一点微笑,将他更紧地搂进怀抱。


 


这是他们分别前的最后一夜,明日Steve所在的列队将启程返回城邦开始新年休假,但是作为勤务兵种,Bucky所属的列队则要稍晚一些,他们需要留在兵屯做收整,但也只会晚几天而已,Bucky预计至多一周的时间,两人便可在Hammond的大宅会合,而等在那儿的除了Elaine和Bud,也会有从雪国赶来的Thomas、Curtis。


Steve已经站起来,Alpha的行李其实才收拾到一半,但是被窜进来的Bucky打断了。这是当然的,最后一夜,Bucky一定又要抱着表兄入睡才可以。


“我会先和Elaine谈一谈,然后请Thomas和Curtis陪伴她,那样会好一些。”Steve将所有的衣服全部压到箱底,对着在地上打滚的表弟轻轻抬腿、踹了踹对方的屁股,“给我腾一些空地,小混蛋。”


Bucky被行李中零碎的小玩意儿吸引,并不答话,只是哼哼唧唧地挪到另一头去。


”顺便告诉我,Curtis的反应还好么?可别在这件事上糊弄我,我需要回去面对你父亲的拳头么?虽然为了我的James,”Alpha蹲下来,用指头骚刮了下Omega的鼻尖,“我绝不会被击倒。”


“你一直带着这个么?”Bucky突然抬头,在Steve的一堆毛巾和衬裤中,他提出了那只小小的蝉,木头雕的,是他才到城邦时送给对方的礼物。


表兄的耳垂变作了粉色,Bucky慢慢抚摸这只蝉虫,表面已有极浅的包浆,所以比起当初刻完时光亮了许多。


“虽然不止一年,也不止四季。”


“什么?”


“因为Steve以前总说,蝉虫会埋在土间,穿越一年四季的时光破土而出,虽然距离那一个夏天远不止一年,也远不止四季,但是你终于回来了。”


Steve将双膝全靠到地毯上,抓住自己的Omega、虔诚的将吻印在对方的额头,Bucky又露出害羞到不行的表情,但还是努力睁大眼珠同表兄对视。


“不但回来,而且也不会再离开了。”


“真的?”


“真的。”


在土里的岁月虽然时光晦暗、气息衰弱,但即便隔着沉重土层,Steve仍能觉察到那一点星光,不太亮,稀疏地一闪一闪,从未晦暗。


所以他破土而出、永不言悔。


The End




哎呀,我的小星星,终于完结了。

评论

热度(441)

  1. 苍旻养团团F局长 转载了此文字
  2. moonstoneF局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