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周

美国队长毛茸茸的小问题(23)

大树施它活:

 云养猫系统关卡(1)  (2)  (3) (4)  (5)


                            6)  (7) (8)(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1)


Pierce站在投影一侧,看看画面中枪下的美国队长,又看看门口投鼠忌器的复仇者们,露出一个邪魅狂狷的反派笑容。


「现在怎么样呢,英雄们?」


他从容地伸出手,玩味一般地在美国队长的影像面孔上戳来戳去,拨弄着那个黑洞洞的虚拟枪口。


「想让你们的队长暂且活着吗?那么,就先——先,先,先……」


「《自我修养》五单元三小节。」rumlow在他身后提醒,悄悄念手心里的小抄。「绑架对峙流程第二步,语言挑衅:如果想让人质暂且活着,那么就先跪下来叫一声——」


「对对对想起来了想起来了。」


Pierce掩饰地甩了一下日益稀疏的头发,强装潇洒地向复仇者们重复道。


「想让你们的队长暂且活着吗?那么,就先跪下来叫一声——」




叮咚。


投影画面里传来一记清脆的金属脱位声,众人转头看去。


只见地下室中,振金手铐莫名豁然洞开,刚才还俯首待死的美国队长双手脱出,一跃而起,打落手*枪,两记重拳直击Rollins面门将他轰到对墙,跟着一招猝不及防的旋风腿,扫翻了椅子周围的所有新兵。




(232)


……爸爸。


Pierce呆若木鸡地说完后半句。


「哎,儿子乖。」


男女老少全体复仇者们,同时温柔慈爱地答应道。




(233)


出乎那些已经抱头等死的九头蛇新兵的意料,暂时击退包围后,美国队长并没有立刻上来一人补一枪,而是迅速俯身,从椅子背后抱起了——


一只猫。




Steve将那一小团毛茸茸的奶油捂进怀里,一手护着猫,一手抄起适才被击落的柯尔特,根本没有理睬满地摊平装死的新兵,径直走到刚刚从眩晕中醒转的Rollins面前,


「我的盾牌呢?」


Rollins转脸不答,显示出革命者的大无畏气概。


Steve没空磨蹭,掉转枪口,用柯尔特指住它原来的主人。


「快说。」


Rollins畏缩了一下,咬了咬牙,仍然闭目冷笑道:


「开枪吧,反正你的振金盾牌和你一样有研究价值,我死也不会告诉你,九头蛇已然将它取去投入了何等伟大的事业……」




「喵呜。」


吧唧喵挣开Steve的怀抱,跳下地去,不顾他着急的呼唤,一溜烟跑进猫罐头箱背后的角落,片刻后,吭哧吭哧地把灰扑扑的星盾拖出来,用小爪子推着回到Steve面前,中途抖落一地瓜子。


「……」


Steve看向Rollins。


Rollins尴尬而不失礼貌地看向了别处。


「……刚才斗地主时,我们用来装瓜子了。」


Steve一个没忍住,又照他肚子补了一脚。


Rollins哐叽一声,再度昏死过去。




(234)


通向猫咖一层的楼梯上,Steve一边狂奔,一边忍不住低头察看怀里猫咪的金属爪。因为强行撬动振金手铐的锁舌,那只银色的小爪子上增添了不少刮痕。


「你是不是也这样打开机门的?嗯?」他恶狠狠地问。「不是说了不准下来乱跑吗?」


吧唧喵把小脑袋埋进他胸口,装作没有听到。




Steve很想揪着耳朵再教育它一通安全问题,但眼下委实不是时候。


他已然奔至一楼紧闭的双开木门处,用盾牌护住自己和猫,吸了口气,一头撞了出去。




(235)


楼上已然是另一副天地。


没了顾忌的复仇者与九头蛇们愉快地打成一片,在Steve脱身的这段时间里,地上已然横七竖八地倒了几十个九头蛇士兵,只剩rumlow还带着一小队人,护着Pierce想退往二楼。




不顾它的喵喵挣扎,Steve将吧唧喵毅然决然地,丢进了飘在天花板上远离战局的幻视怀里。


硬要跟来的洛基喵也被托管在幻视肩膀上,正愤恨地啃咬着他聪明绝顶的紫色脑袋。


吧唧喵一落入他的臂弯,就气鼓鼓地也开始抓挠起他下巴那一抹英俊的青色小胡子。




宝宝委屈。宝宝不敢说。


幻视面无表情地低下头,用二郎神眼激光打爆了又一个九头蛇。


幻视只是一个刚满三岁的宝宝,他不明白,为何人类的菜谱总是这么不科学,为何女孩的心思总是这么难猜,为何这个世界总是对幼小的他充满这么多的恶意。




(236)


有了美国队长助阵,本就岌岌可危的九头蛇残兵在团团围攻之下,终于支持不住了。


负伤的Rumlow身手略有迟缓,被Steve抓住破绽,一盾砸昏,剩下的新兵都已被反剪双手压在地上呼呼喘气,只剩战五渣文职领导Pierce逃到了重重猫爬架背后。Wanda指尖缭绕着红光,朝他逼去。




眼见只剩打扫战场,幻视缓缓下降,迫不及待地将托管的两只猫依次抛还家长。


Steve直起身来,笑着道谢,跑向幻视,准备接住空中喵喵大叫的小奶油团。




「资产属于九头蛇!」


Rollins出现在地下室门口,靠墙勉强站立,举枪大吼。


「你永远取不回他的!」


一粒子弹破空而来。




Steve大惊,奋身欲拦,无奈他距吧唧喵还有段距离,子弹擦过盾牌边缘直奔空中的吧唧喵。幻视俯冲而下,想捞回猫咪已来不及,眼看子弹挟着凌厉风声径直射向白色的小胸膛——


幻视肩上,洛基喵猛然立起,小爪一扬,一团微弱的绿光飞旋而出,正撞向Rollins的子弹,将弹道生生打偏,但力度不足,还是堪堪擦过了吧唧喵的右爪,带出一道鲜艳的血痕。




(237)


Steve在吧唧喵坠地前箭步赶到,一把将它抄进怀里,检视爪上的伤口。


吧唧喵歪过头,蹭蹭他的手,轻轻喵了一声表示自己并无大碍。


美国队长摸摸它的小耳朵,并不答腔,只是转头静静看了满地的九头蛇一眼。


眼神锋利如碎冰,冷硬如冻海。




小罗啊,你这孩子就是太他妈有反派的自我修养了。


眼睁睁看着Rollins第三次被飞盾砸晕,Pierce见到美国队长的眼神,被Wanda红光击倒在猫爬架上前的最后一秒,突然很想批评手下的三届年度敬业标兵。




(238)


九头蛇都被神盾收监了。


根据上级文件精神,所有监狱看守每人发一只猫,一天三次,在全透明无死角监房门前,定点现场撸*猫。九头蛇成员强制观看,只给看,不给撸。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九头蛇首领指控:


这是继伊拉克美军丑闻之后,美国最令人发指的虐囚行为。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交叉骨抗议:


这像是私人恩怨。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美国队长回应:


这就是私人恩怨。




(239)


医务室的病床上,端坐着一个满脸严肃的美国队长。


美国队长的膝盖上,端坐着一只满脸不高兴的猫。




吧唧喵伤得不重,但原本它的白毛爪爪配上粉嫩的小肉垫,像草莓馅的奶油大福一样乖巧,而今染满红色血迹又裹上厚重纱布,非常让人心疼。




现在,吧唧喵戴着伊丽莎白圈,小脑袋被一圈粉红色的罩子团团围住,坐在美国队长腿上,看起来可爱又委屈。


而美国队长并不打算安慰它的委屈。




「Bucky,你不知道这有多危险——坐好,不要乱动!……我明明已经告诉你乖乖呆在机上……时隔七十年,我担心得差点又犯一次哮喘了……不许舔爪子,会感染!……好,你不弱,你当然不弱,我明白,谢谢你救了我……但你现在是一只猫——也不准玩尾巴,认真听!」




(240)


「我现在几乎有点同情冬兵了。」


Sam悄悄对Clinton说。


他们正扒着门缝偷窥美国队长的思想教育现场。毕竟,你很难有机会,看到一个人类严肃地说教一只猫


「想想你的冰淇淋。」


Clinton贴着锁眼说,连头都没抬。




(241)


吧唧喵生气了,直接背过了身,不肯看Steve的脸。


Steve千唤不回,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于是……


把猫一下翻在腿上,开始挠肚肚。 


吧唧喵被Steve的手指逗弄得喵呜不停,最后恼了,直接一口咬住,含着他的手指,翻着小肚皮躺在腿上,气鼓鼓地瞪着他。


Steve感觉到猫咪小小的乳牙在指头上磨来磨去,没有用力,湿哒哒痒乎乎的。




他叹了口气。


「你能对我做任何事。」


Steve轻声说,把脸埋进猫咪散发着奶香的柔软毛毛里。


「除了这个,好吗?」他喃喃。「我只是,不能再失去你一次。




吧唧喵吐出了Steve的手指,呆呆看着男人头顶的金色发旋,罕见地不知所措。


它踌躇着,终究探过脑袋,在那个金色发旋上,轻轻落下一个吻。




(242)


门外,Sam默默戴上墨镜,又递给Clinton一副。


他们对视一眼,萧索地走开了。


————————————————————————



            戴着粉红伊丽莎白圈的生无可恋吧唧喵

评论

热度(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