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周

【盾冬】幸存者01-02(总体是甜,有点虐,有肉渣,HE)

醉雨倾城:

*真人秀梗


*其实某人和某人只是来谈恋爱闪瞎全世界




01


 


“所以……你们就让他去了?”Steve平静的语调让旺达觉得不怎么太真实,她叹了口气,十分婉约地给他们的美国队长倒了杯水:“嗯,应该……已经到了莫斯科。”


“《幸存者游戏第二季:凛冬》,30名男女选手将会在气温零下40度的西伯利亚荒野中待9个月。”Steve成功地让每个字都带上了西伯利亚的冰碴,冷飕飕地糊了旺达一脸,后者机智地没有接话,等美国队长自己冷笑一声,说:“哦,大概是觉得自己懂俄语又熟悉地形,什么都不用怕了吧?”


今天的美国队长也一样料事如神呢。


“该地区可能有熊和狼出没,但选手不许带枪。”Steve目光掠过说明,不慌不忙地评论:“很好,听起来很安全。”


“我觉得……可能比较……不安全的,是熊和狼。”旺达感觉房间的温度嗖嗖下降,她试图说个笑话,缓和气氛,


“节目全天24小时播出,打架、喝酒、杀人、强暴、抽烟等一切行为都被允许。”Steve眉头间的竖纹骤然深刻,作为上个世纪的老古董,他很有一套古板的道德观,对于现代人没事找虐寻求刺激的变态行径,全都十分瞧不起,更何况,杀人或者强暴,那是必须打击的犯罪,想到Bucky又要搅合到这一团烂事里,就有四倍的怒火顺着他的四肢百骸,嗖嗖地往脑门上冒。


“对,我们很确定,那个变态的食人杀手会混进这档真人秀,有2000个摄像头,每个选手还被要求佩戴摄像装置……”旺达纤长的手指划过底下那行重点:“变态都需要关注,直播杀人对他来说是无法拒绝的诱惑。”


“甚至不知道对方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就敢混进去……他……知不知道……”Steve似乎用尽了他四倍克制力才没有把后面的脏话喷出来,手里那只出自瓦坎达宫廷、做工用料极其考究的不锈钢保温杯咔的一声,被他生生捏扁了一块。


这红女巫也能做到,但她还是不由自主地挪远了一点,谁让她下午玩飞行棋输给了Clint和Sam呢,只能愿赌服输,代表大家来通知队长——刚刚解冻没多久的冬日战士,已经自作主张,跑去执行这次危险的任务了。


“怀疑凶手是具有变形能力的齐塔瑞星人?”Steve被最下面的注释彻底刺激到了,他腾地站起来,把报告随手一甩,深呼吸两次才恢复了他那种令人安心的语调:“我知道了,行了,你忙去吧。”


旺达很想再劝两句,然而想到以前Steve亲口承认过的,涉及Bucky,他就会“突然变回十六岁布鲁克林的穷小子”,力量惊人的红女巫就怂了,她几乎脚不沾地地飘出房间,小心翼翼地带上门,决定下次就算用超能力作弊,也绝对不能输给那两个更怂更不敢面对美国队长怒火的大男人。


“没用的。”刚刚执行任务回来蚁人朗先生大概比在座的青春期少女、单身汉或者家庭美满的父亲更懂人世间的悲欢离合或者不由自主,他一口气灌下一大杯热腾腾的浓缩咖啡,苦得鼻子都皱起来,“我猜队长不会放着不管。”


经历了机场大战的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都从对方脸上读出了相同的笃定——啊,那可是美国队长的冬日战士、Steve的Bucky啊。


甚至连对Steve怀有盲目个人崇拜的猎鹰Sam都想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他叹了口气,内心简直盛了大半个世纪的沧桑。


二十四小时后,《幸存者游戏2:凛冬》的参赛者名单正式公布在了节目组的官方推特账号上,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俄罗斯人,寥寥几个东欧凑热闹的,以及一个美国人,Steve这个名字混在一大群各种斯基斯坦里面,真是一点也不显眼呢。


 


02


 


通过节目组的初选和面试真是一点也不难。


以前的冬日战士小心翼翼地抬起眼睛,凝视着镜子里的自己——他比几个月前被全世界通缉的时候瘦了至少20磅,剪短头发又刮掉胡子之后,看起来一点也不像野兽或者鬼故事了,甚至还有点陌生的柔软,他试着勾起嘴角,扬起眉毛,嘴角甜蜜的笑涡把他吓了一跳,就像是Bucky,七十年前Steve的Bucky,在镜子里对他笑。


他从冰冻中醒过来只有几个礼拜,瓦坎达的医生保证说已经完全清除了他脑子里的九头蛇遗迹,对此冬日战士并不怎么太相信,他包括自己的在内的整个世界都不怎么太相信,哦,Steve除外。


他想起Steve的时候就会不由自主地微笑,耳朵微微发热,人人知道他们曾经是、现在也是、将来直到永远都会是最好的朋友,Steve也是这么说的。但他暗搓搓地怀疑真相不止如此,尤其是刚醒来的时候,Steve担心他的身体状态,几乎是一刻不离地陪着他,包括吃饭睡觉,就算猎鹰或者其他的队友有正经事要跟美国队长说,这个人几乎也是每隔几秒钟就要回头瞄一眼他的Bucky,好像生怕他在几秒钟内瞬移消失,人间蒸发。


还有几次,过往的噩梦让冬日战士半夜惊醒,猝不及防地对上了身边那人的眼睛——是的,Steve好像从来不睡觉,每一次冬日战士醒过来,都会看到那双温暖的蓝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仿佛……他是什么珍贵值得放在心尖上拢在手心里的宝贝似的。


他很想问,却又不敢问,或者来不及问,Steve有魔法,会让有只猫从屋顶蹿过都会惊醒的刺客先生一躺下就困得睁不开眼睛,不由自主就沉溺在温暖的被子或者怀抱里,不睡满八小时就醒不过来。


接受这个任务算是意外,Bucky知道Steve和他的朋友们依旧在秘密地做着超级英雄的工作,追踪那个会吃人的变态杀手已经有好几个月了,瓦坎达的情报机构最近才掌握了一些确凿的线索,他们确信他或者她一定会参加这个对全世界直播的真人秀,借此机会、在成千上万观众的注视下,完成一次堪称毕生杰作的谋杀——而强壮俊美的白人男性则是那名杀人犯的最爱,按照犯罪学的观点,大概是这样的猎物最难获得,征服难度最大,所以能给犯人带来最大限度的满足感吧。


Bucky理所应当地决定他是最适合执行这个任务的人,他想帮忙,他恢复得很好,几天前Steve还在训练场上许诺说他马上就可以参加下一次任务了,尽管他不确定这句话里有多少鼓励或者安抚,但是Steve说的他都相信。最重要的是,抓一个杀人犯,哪怕对方可能是什么变形星来的外星人,对冬日战士来说,顶多是一个三星半的任务,完全没必要大惊小怪,更何况……西伯利亚的荒原,几乎可以算他的半个主场。


他准备好了参加真人秀的人设——一个寻求刺激的罗马尼亚富二代冒险家,然后把自己打理得干净整齐,带着美国队长精心收藏的老照片里那个讨人喜欢的Bucky的笑容,十分自然得体地加入了节目组,然后……他的靴子才刚踏上西伯利亚久违的冻土,还没戴热乎的假面具就裂了。


那个叫Steve的美国人,尽管留了一把脏兮兮乱蓬蓬的大胡子,尽管把头发染成了深棕色还戴了一顶愚蠢的毛线帽子,尽管可能还用什么黑科技改变了鼻子或者脸型,但那双眼睛,那双眼睛简直自带镭射光,瞬间就把冬日战士烧得外焦里嫩,坐立不安。


“Steve,美国人。”大胡子言简意赅地介绍自己,手里把玩着一根球棍似的大木头棒子,假装自己是个残暴的恶棍。


别说,还真的把Bucky吓住了,毕竟,全世界只有这个Steve,从过去到现在,从布鲁克林到瓦坎达,从他还只是个羸弱的病秧子的时候到七十年后达到人类巅峰的强壮,总是能轻而易举地让Bucky不争气地怂成一团,更别提Steve通常是对的,有理有据,无法反驳。


为了避免不争气的蹭过去赔礼道歉,Bucky强迫自己把注意力放在其他的参赛者身上,毕竟他来这里是为了抓到会吃人的变态外星人,美国队长也不能不让下属完成任务,这是正经事。


从节目说明就能看出来,《幸存者游戏2:凛冬》就打算用“蛮荒”、“酷寒”、“强暴”甚至“杀人”之类的噱头,让参赛者们在极端的自然条件下,展现出人性最残酷的那一面,从而让吃饱喝足、在空调房里上上优酷看看电视的观众大爷们获得观赏真人版好莱坞灾难大片的畅快感。所以在挑选参赛者方面,也跟拍电影似的,精心挑选了身份地位背景际遇各不相同的男男女女,有脸上带疤的前雇佣兵,也有苍白绝望的家庭主妇,有类似股票经纪人的四眼精英,也有不修边幅的二次元宅女,甚至还有个柔柔弱弱身材样貌极佳的金发女郎,据说是什么网红模特,总之,所有的参赛者要么靓得赏心悦目,要么丑得十分有个性,冬日战士本来以为自己通过初审和面试靠的是实力和演技,如今看来……大概,色相是帮了大忙。


从来没试过色诱的刺客先生新鲜得有点手心冒汗,下意识地冲着对角的摄像头勾起嘴角,露齿一笑,摄像头后面的观众们如何反应他是看不见,不过旁边那个大胡子动作明显一顿,手里那根大棍子咣当一声掉地上了。


看来……效果不错。


冬兵莫名其妙地有点开心,领取节目组发的给养的时候,他的心里都飘过了喀秋莎或者提灯少女,久远的歌一小节一小节地冒出来,他必须得抿紧嘴唇,才能管住自己不要不小心哼出声。


那样也太不稳重了。


同样不稳重的还有大胡子的美国队长,他那双热切的蓝眼睛始终盯在Bucky被紧身裤勒出完美形状的腰身甚至屁股上,在主持人念到关于“强暴”的那些哗众取宠的话时,还意味深长地舔了舔嘴唇。


刺客先生没错过那种赤裸裸的炽热的目光,可是他相信这些都是演技,Steve在他不知道的时候不知道的地方变得擅长隐蔽和伪装——他的人设可能是什么穷凶极恶的流浪汉或者退伍军人之类,以刺客先生挑剔的眼光看来,依然毫无瑕疵,十分逼真。


节目组并没有干脆将人扔在零下四十度的荒野里,毕竟这是个电视节目,不是克格勃那些危险极端的生存训练,他们给选手们准备了一处破败的庇护所,可能是冷战时期甚至更早的哨站,腐坏的门窗上依稀能辨认出褪色的红星,让冬兵忍不住想起自己左手上曾经有的那个。顺便说,瓦坎达的机械师们给了他一条新的左手,不是振金,力量甚至远比不上九头蛇七十年前给他装的那只,不过胜在灵活,还有一层足以乱真的仿真皮肤——他刚醒过来的时候自己选的,在他能够确认自己不会再被别有用心的人“启动”之前,他宁愿牺牲一部分战斗力,确保自己对别人、尤其对Steve来说,是安全的,如果出了什么意外,也能很方便被制服。


节目组撤走之前,参赛者们享受了文明世界给予的“最后的晚餐”,主菜是叼着一只苹果的烤全羊,表皮烤得金灿灿的,肉味喷香,还有热腾腾的红菜汤和大盆的卷心菜沙拉,甜点是一种用料扎实、口感厚重的列巴,夹层里涂满蜂蜜的糖渍浆果勾起了冬兵一些久远的回忆,他分不清那是罗杰斯太太的烤苹果派还是克格勃的新年馅饼,于是不由自主地,又看了一眼坐在长条餐桌另一头的Steve,后者正粗鲁地用钢制餐刀切割羊腿,不知是碰巧还是感受到了他的目光,Steve抬起头,跟他对视一眼,同时将一大块肉塞进嘴里,十分凶残地嚼着。


冬兵后知后觉地感觉凉风吹过脊背,他缩了缩脖子,怂得像只秃毛鹌鹑。


Steve慢条斯理地伸长了他的长腿,盯一眼冬兵,吃一口肉,最后还来了一大块列巴,把盘子都吃空了,才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角。


刺客先生觉得硬木凳子上长出了钉子,他简直一分钟都坐不下去了,在节目组宣布“荒野时间开始”之后,他几乎是立刻马上,落荒而逃。


果断的撤退让他先下手为强的占领了哨站角落一间几乎完好的更衣室,他打算拆掉那些固定在墙角的破衣柜,把它们抵在唯一可以进出的门口,阻挡荒野凛冽的夜风,熊或者狼,以及……另外二十九个有权“强暴”和“杀人”的参赛者。


他理所当然地认为其中二十八个并不算是威胁,包含那个变态杀手在内,冬日战士只怕美国队长,但他不想惹麻烦,不想在他还没找到那个凶手之前,一不留神露出了自己的真实力量,打草惊蛇。


也许用不了九个月,只要几个星期,他就能搞定那个杀人犯,然后回家,和Steve一起。


 


PS:强暴会有的

评论

热度(4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