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周

【盾冬】蛋蛋危机(03)

semiquaver:

仓吧唧几乎要怀疑人生


03


 


提恰拉在史蒂夫把他送去检查的当日就派人送来了养殖的笼子和鼠粮,那笼子很漂亮,里面还有个颇好看的大滚轮。可巴基一点也不喜欢。拜托,他可是个人类,即使被塞在小小的仓鼠身体里,他也不愿意在那个小小的笼子里度日。他还是喜欢软乎乎的床铺和史蒂夫的枕头,可不想在木屑里打滚。


在巴基无数次从笼子里爬出来以后,史蒂夫终于也不再强求把他塞回鼠笼里。他当然不愿意呆在那个逼仄的小地方,虽然他现在也不过巴掌大小,但他毕竟是人类,总归受不了笼子里的感觉。况且,他这七十年早已受够了囚笼的感觉了。好在即使他是仓鼠,史蒂夫也从来没逼过他。他变成仓鼠后依旧和史蒂夫睡在一起,他倒是大大咧咧,反而是史蒂夫每晚都小心翼翼生怕压到了睡在他身边的小仓鼠。


这张小床是旺达刚刚送来的,向史蒂夫说明这是她特地为豆豆眼先生做的。巴基趴在史蒂夫的口袋里,咬着史蒂夫的口袋边缘,在旺达望过来的时候又躲回了史蒂夫的口袋里。自从那天他们在取名字的时候没有达成意见一致,所有的超级英雄们就坚持叫他不同的名字,不过巴基除了“科尼”谁都不肯答应。他本来也不想答应史蒂夫,可每次看到他望着自己的蓝眼睛,巴基就没法不作出一点回应。这仿佛是一种本能,不论他变成了什么样子,他终究还是得看着史蒂夫。


旺达的小床正好配他小小的身体,床上还铺了软垫和小枕头,看起来与人类使用的别无二致。床的边缘有些高,巴基的身体圆滚滚地,爬上去竟然有些吃力。史蒂夫坐在一边看着他,巴基愈发觉得有点丢脸,他不停地扭动着身体想把自己蹭上去,却因为他过于短小的手脚一直不能如愿。


更可恨的是,就在他如此努力地和那些这东西搏斗的时候,史蒂夫居然在他的旁边笑出声来。史蒂夫只是轻轻地笑了一声,却让巴基觉得无比地清晰。巴基有些愤恨地用小爪子挠了一下他的被子,转过头去瞪了史蒂夫一眼。


史蒂夫还是那样带着笑看着他,过了几秒,他终于摇了摇头,托了一下巴基的屁股。


“旺达把床沿做得太高了。”史蒂夫轻声说,好像在自言自语,全然没有发现刚刚被他托上床铺的小仓鼠,身体又僵硬了几秒,然后飞速地钻进了被窝里。


巴基简直不敢想象,该死的史蒂夫,他居然又趁机摸了自己的蛋蛋。巴基在被窝里把自己蜷成一个团,自从变成了仓鼠,他的蛋蛋就多次遭劫,甚至让他想要怀疑史蒂夫是不是故意的。他又想起了史蒂夫样子,恨不得在他的手心挠上一百下。老天啊他只想要一条裤子保护一下自己可怜的屁股和蛋蛋而已。


被子被掀开的时候,巴基浑身抖了一下。转过头便看到史蒂夫真拎着小被子的一角盯着他。他有些不满,突然被掀被窝的感觉当然不好,就算他是一只仓鼠。史蒂夫用手指轻轻抚摸着他的脊背,揉搓着他的耳朵。该死的,巴基心里想着,却又控制不住地浑身瘫软酥麻起来。


做一只仓鼠或许真的很容易满足,就像他现在只要史蒂夫的几次抚摸就可以舒服得好像忘记了一切。史蒂夫虽然在裤子的事情上极其迟钝,却对抚摸他的小宠物上很有一套。


“有时候我真觉得你像个人类,哪有仓鼠喜欢睡床的。”史蒂夫一边揉着他的耳朵一边说道。


巴基想要对史蒂夫说些什么,可他只能用他的小爪子挠了挠身下的床单,那床单又小又软,虽然作为只仓鼠这已经足够,但巴基挠了一下后又生怕把那小小的床单挠破。


史蒂夫的手指停了一下,有些忐忑地问:“我是不是挠得你不舒服了?对不起。”


他的手指刚要离开之时,却被巴基的小爪子牢牢抓住。小仓鼠黑乎乎的眼睛盯着他,过了一会儿,巴基几乎是费劲了权利把史蒂夫的手指往自己身上拽。可是他的力气太小,反倒自己踉跄了一下,摔了个四脚朝天。


巴基知道他现在又是以什么姿势面对史蒂夫,说实话过了这些天他几乎都要习惯了动不动就毫无隐私的这个姿势。只是他此刻抱着史蒂夫的手,他这一摔,那手指也随着他的动作往下压了点,正正好好又压在了那个部位上。


靠!!!我的蛋蛋!!!


巴基猛地推开了史蒂夫的手指。


“你是不是不喜欢我碰你这里。”史蒂夫看着仰躺在小床上,似乎用一点愤愤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小仓鼠,好像每次他不小心碰到小家伙的那一块区域以后就总是会引起这小仓鼠的不满。他的视线逐渐下移,然后盯着那一块看,终于伸出手去,轻轻地碰了一下。


你不是知道不能碰吗!!!


巴基立马扭动了一下身体,对史蒂夫怒目而视。虽然他不知道史蒂夫究竟能不能看出他眼神中的不满,他挠了挠自己的肚子,准备用力翻过身去,再去找史蒂夫算账。


史蒂夫却看着他又笑起来,伸出手去也挠了挠他的肚子。巴基伸着小爪子想要把史蒂夫的手推开,到真握住他的指尖的时候,史蒂夫又停了下来。过了一会儿他居然又用手指戳了戳那个敏感的部位,似乎还有点迷惑地盯着那看了良久,才喃喃自语道,“为什么呢?”


去他的为什么!


巴基终于自己挣扎着翻过了身去。他决心不再理史蒂夫,虽然他们是最好的朋友和兄弟,从小到大形影不离,但史蒂夫这种有意无意就对他的蛋蛋下手的行为实在让他不能忍受。他几乎是跌跌撞撞地跑下她的小床,想找个角落钻进去,就让史蒂夫永远找不到他。可当他听到史蒂夫喊着“科尼”时的声音,又忍不住停下回过头。


他永远都不可能抛下史蒂夫,不论他是曾经的詹姆斯·巴恩斯,还是后来的冬日战士,甚至于只是现在的一只小仓鼠。史蒂夫在他的面前蹲下来,说实话,如今他的大个头对他来说就像是一头巨兽一座高山,可巴基却从来相信史蒂夫不会伤害他,当然,蛋蛋除外。


一人一鼠就这么面对面看着对方,直到史蒂夫伸手到他面前,巴基迟疑了一秒,终于乖乖爬上了他的手心。


 


过几日吃饭的时候,巴基觉得自己好像又胖了。他趴在那个给他准备的小食盆旁,吃着一块小小的苹果。他不愿意吃鼠粮,那些东西实在对他来说难以入口,可在史蒂夫的注视下,他只能乖乖地吃下去,所以水果和零食就成了他不得不珍惜的美食。可即使他每天都吃得那么少,他的身体还是胖嘟嘟软乎乎的,四肢短得几乎要摸不到自己的肚子。


他伸了个懒腰,心中有点烦恼,史蒂夫不得不去欧洲一趟,而他被留下来让旺达照顾。旺达是个可爱的女孩儿,即使他确实不喜欢豆豆眼先生这个名字,但在旺达期待的表情下,他也终于败下阵来。


至少,他的蛋蛋不会受到威胁。


巴基想要打个滚,旺达却戳了戳他的脊背,然后一道红光把他包围,巴基觉得似乎有什么力量把他托起来,然后他便飞到了半空中。


巴基在之前就曾见过旺达的这种超能力,但却没有真的感受过。飞起来的感觉有点奇怪,但也不算太坏,不过,巴基想如果他是一只普通的仓鼠,这会儿恐怕已经吓得半死了。


旺达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缓慢地移动着,发现巴基看上去情绪平稳以后松了口气。她缓慢地把小仓鼠移动到自己的面前,用她漂亮的大眼睛仔细打量了一番,然后自顾自地点了点头,嘟囔了一句什么话。


巴基觉得有些奇怪,可他也实在弄不清现代女孩儿的心思,况且旺达和普通女孩还不一样。他只好一动不动地看着旺达,猜测她想做什么。他知道这个女孩儿应该没有恶意,可他还是有点微微的发抖。好像变成小仓鼠后他的脾气和性格就外露了许多,逐渐想起了一些事情以后他的性格依旧有些闷,而变成小家伙以后他就好像焦躁了好几倍,总是忍不住弄出点声响,总要史蒂夫把他捧在手里安抚才能放松。


“队长一定会喜欢的啦。”旺达眨着眼,对他笑眯眯地说,然后手指一动,一个什么东西从她旁边的盒子里飞了出来。


巴基变成仓鼠以后视力虽然没有像真的仓鼠一样极差,但也比原来差了一大截。直到那东西飞到他的眼前,然后轻柔地把他包裹住,他才发现那是一件小小的衣服。


巴基有些欢快地“唧唧”叫了两声,很配合地让那些布料在他的身上环绕,心里不住地赞叹旺达。虽然史蒂夫听不懂他的话,这个小姑娘却给他做了衣服。可当一切完成时,巴基才发现有点不对劲,因为他的下半身,依旧没有被包裹起来,他那个被史蒂夫摸过好多次的部位依旧暴露在空气里,甚至还因为微风有点丝丝的凉意。


巴基有些扑腾了两下想要看清自己的装束,旺达已经把他轻轻地桌子上。桌子上扑着洁白的桌布,还放着几支花。着地的感觉让巴基安心了一点,他开始扭着身体去看自己穿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仓鼠的身体本来就柔软,等到他扭过身体,看到一点点白纱就发现有点不大对劲。直到旺达又把一个小小的皇冠一样的东西,小心翼翼放在他头上时他才猛地反应过来他穿的是什么——


一条白色的吊带纱裙。


裙子的背部点缀着几颗小珍珠,大大的白色裙摆撒开来飞扬在身后,身前却为了让他方便爬行,什么都没有。


巴基几乎是扭着自己的身体转了好几圈才确认自己穿得到底是什么,他有些愤怒地朝着旺达喊起来。旺达绝对知道他的性别,却还是给他做了这一身衣服。他尝试着把这裙子给从身上弄下来,可是他的四肢太短,爪子也不如人类时期那么灵活,这衣服的搭扣都在他的背上,他想要弄开都没有办法。


他在那桌子上呲牙咧嘴了一阵子,终于发现自己不管怎么挣扎,还是没法挣开这该死的衣服。


“豆豆眼先生!”


巴基正不安地绕着圈,听到这句话便下意识地抬起了头。


旺达举着她的手机,快门声连续响了好几下才停止。


巴基盯着手机背面的镜头,过了一会儿才缓过神来,只要他一动那白纱的裙摆就在桌面上发出细微的摩擦声响,提醒着他自己现在到底穿成了什么模样,就算他现在是只仓鼠,也足够让他烦恼了。


老天,他宁愿光着爬来爬去,甚至宁愿再被史蒂夫,摸一回蛋蛋。


 ——TBC——

评论

热度(362)